北京限塑推动者姚佳:希望能实行“烟头押金制”

0 Comments

北京限塑推动者姚佳:希望能实行“烟头押金制”

  北京限塑推动者姚佳

  希望能实行“烟头押金制”

  姚佳和她的笔触媒环境科学工作室一直关注垃圾减量问题,“寻找更有效地推动限塑令的手段”是他们的目标之一。为什么会关注塑料污染问题?这些年北京限塑成效如何?对未来限塑行动有何建议?就此,新京报记者对话了姚佳。

  姚佳提出烟头现在已是最严重的塑料污染,希望实行烟头押金制。“扔的人付出代价,捡的人有补偿。”

  被树上挂着的塑料袋触动

  新京报: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塑料污染问题,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北京的限塑行动?

  姚佳:2009年元旦节我去海边旅游,在一个加油站旁看到遍地的塑料袋,就拍了下来,这是我第一次拍塑料污染的照片。

  2015年元旦节,我在北京城铁上看到路边的树梢上挂着很多塑料袋,就想做点什么,刚好我们工作室成立,就把“寻找更有效地推动限塑令的手段”作为一个行动目标。

  新京报:你见过的最触目惊心的白色污染场景是什么?

  姚佳:那个加油站旁的塑料袋密密麻麻的一大片,就很触目惊心。

  2015年,我们用大半年时间公开征集了100张塑料飞扬的图片。我们做了“塑料飞扬”全国巡回展,由十多家环保组织在全国十多个城市展出了30多场。

  新京报:1999年,北京就开始限制0.025毫米的超薄塑料袋使用,你觉得这20年来效果如何?

  姚佳:我们2015年第一次调查,就发现北京在这方面做得比其他城市好一点,但一些菜市场还是有三分之一的商户使用超薄塑料购物袋。今年再看,基本都使用了达标袋。树梢上挂的塑料袋明显少了。

  新京报:为推动塑料袋减量,你在北京做过哪些工作?

  姚佳:我们主要是推动集贸菜市场使用标识达标的塑料袋。2016年调查时,用测厚仪测塑料袋厚度,发现很难推广。所以2017年开始我们只推广标识达标袋,通过推动集贸菜市场统一购销塑料袋,建立“限塑三牌四分工一个责任人监管模式”,这个模式将来也可以和集贸菜市场禁塑有效衔接。

  建议实行烟头押金制

  新京报:你怎么看待北京“限塑10条”?

  姚佳:这个条例提出了很多系统、细致的要求,对减少塑料制品使用,有非常强的指导意义,我们作为专业研究塑料问题的环保组织,知道一步一步落实有效的系统建设,对解决问题的作用会很大,否则会影响公众对政策权威性的信心。当然,我们还提了一些建议,希望能不断稳步向前。

  新京报:对于限塑你还有什么建议?

  姚佳:希望实行烟头押金制。烟头现在已经是最严重的塑料污染了,一组数据显示,2019年,我国卷烟销售量为23676.4亿支,平均每日消费量约为65亿支,是塑料购物袋使用量的两倍。形成对比的是,烟头回收量为零,除了被焚烧、填埋外,大量烟头丢弃在自然环境里。目前有一些法规规定对乱扔烟头的人进行处罚,但大多数地方没有监控,难以实施。

  有时我走在路上,看到地上很多烟头,心里想:这么多,怎么捡得干净?然后刚走到路口上了主路,马上没烟头了,仔细看有环卫工人,拿着个夹子低着头,在大马路上慢慢地捡。我希望是扔的人付出代价,捡的人有补偿。

  新京报:你本人在生活中如何践行环保理念?

  姚佳:我经常自带购物袋、水杯、打包盒,有时候忘了带或者没带够,大体上还是会买的,但会推行一些补救方案。比如以前经常自己带筷子,后来发现自带筷子时间长了会发霉,如果筷子不用却经常洗,不仅麻烦也浪费水,所以就和环保伙伴一起推动“堂食不主动提供一次性筷子”,现在我很少自带筷子了。

  购物袋、打包盒也是,有几次我买多了没带够,就借小区超市的购物车推回家,因此开始推动超市、集贸市场提供共享购物车、购物篮、押金外借打包盒。

  新京报首席记者 李玉坤

【编辑:刘羡】